位置:網站首頁 >>產業觀察>>正文

海寧龍洲印染事故最新進展,工人表示「設備不壞,從不停工」

來源:化纖頭條 | 作者:化纖頭條 | 時間:2019-12-08 09:41:33 | 訂閱《東方紡織》周刊


12月3日,海寧市龍洲印染有限責任公司出現污水罐體坍塌險情。截至4日,現場共搜救出24人,其中9人經全力搶救無效死亡,另有15人受傷。

12月3日17時19分許,海寧許村鎮蕩灣工業園區內,海寧市龍洲印染有限責任公司出現污水罐體坍塌險情,坍塌后壓到蒸氣管導致爆炸。截至12月4日,事故現場共搜救出24人,其中9人死亡,15人受傷。

據海寧市政府新聞辦通報,事故發生后,當地成立了6個工作小組連夜開展搜救。共調動公安、應急管理、消防、武警等部門和屬地許村鎮以及民間救援力量等各類救援人員500余名,調配車輛30余輛,以及吊裝挖掘機、無人機、生命探測儀等設備投入現場挖掘處置。

海寧市衛生健康局啟動醫療急救應急預案,開通綠色通道,迅速組織調集包括浙江省人民醫院等專家團隊在內的近百名醫務人員參加救治工作。

截至12月4日凌晨3時許,經認真排摸并確認已知失聯人員全部找到?,F場共搜救出24人,其中9人死亡,15人受傷。

當地啟動傷亡救助、心理干預等工作預案,同時啟動水體污染防治應急預案,持續對相關河道水質進行監測,密切關注水質變化。此外,公安機關將涉事企業主要責任人和相關責任人控制。


印染工揭浙江污水罐體倒塌涉事公司:設備平時不維護 壞了才會修。

現場工作人員和村民清理被污染的小河

新京報記者于12月3日晚間抵達現場。坍塌的污水罐殘骸散落一地,大量黑色污水在地面流淌,同污漬混合在一起,形成了大量污泥。

事故發生后,有多輛小汽車遭到不同程度的損毀,個別小汽車已完全變形,甚至扁平。

12月4日早晨,有大量工作人員在現場清理,不時有車輛將被砸變形的小汽車從里面運輸出來。

新京報記者在涉事企業污水處理站看到,一白色罐體倒塌在廠區內,罐體的大部分倒在附近河道上面,污水流進小河。河面上有一些黑色的漂浮物和碎屑,工作人員以及當地的村民在河內清理。

緊鄰污水處理站的一處房屋受損嚴重,墻上已出現斷裂。周邊還堆放雜物及建筑廢料,有木板、鋼筋。房屋內還能看到生活的痕跡,散落著衣物、蛇皮袋、衣物、沙發凳等生活用品。


浙江污水罐體倒塌被殃及企業:企業主女兒女婿遇難,女兒已懷孕5月。

講述相鄰工廠受傷工人:污水夾雜磚塊涌進廠房

事故發生時,王林(化名)正在家中,突然聽到一聲悶響,“像爆胎一樣”。同時,屋內伴隨輕微震動,他隨后前往300米外的事發地查看。

王林說,在事發現場外的馬路上,他看到“黑乎乎”的污水從園區內流出,并伴有臭味。接著,消防車、警車和救護車趕到現場,展開救援工作。

王林聽到的那一聲“爆胎一樣”的聲音,并不是完全來自于污水罐。海寧市委副書記、市政府黨組副書記王建坤在12月4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介紹,污水罐體倒塌后,壓到蒸氣管,導致其爆炸,巨響由此而發出。

據悉,搜救出來的傷員被送往海寧市人民醫院、余杭區第一人民醫院等地救治,大部分被送到海寧市中心醫院。12月3日晚間,新京報記者從海寧市中心醫院急診科獲悉,事故中4名死者被送到該院,尚未確定身份,“登記上顯示都是無名氏”。此外,院內還收治多名事故中的傷者,在全力搶救中,其中有幾人在ICU。

吳成(化名)是此次事故中的傷者之一,12月4日,新京報記者在海寧市中心醫院見到他時,其腳底、額頭均被裹上紗布,手上和臉上也有多道擦痕。他說自己身上多處受傷,主要是脊椎被壓,感覺很痛。

吳成稱,他和妻子今年30多歲,均是河南人。夫妻倆是與事故工廠相鄰的一家紡織廠的工人,他在紡織廠里負責機器維修。此次污水罐坍塌事故波及紡織廠。

當時,吳成和妻子正在紡織廠里上班,突然聽到“砰”的一聲巨響,隨后污水混著磚塊向他們涌來,將夫妻二人埋在下面,“當時就不能動了,里面什么也看不到,站也站不起來”。

吳成就開始自救,慢慢將周圍磚塊扒開,最終從廢墟堆里爬了出來。他們當時在一樓工作,一樓受損害的情況最嚴重,出來后他將妻子救了出來。

吳成說,目前妻子還在重癥監護室,“想和我老婆見一面?!?br>


海寧污水罐體倒塌事故傷者:“嘣”一聲磚塊和水涌進來 當時就不能動了。

追訪涉事企業此前多次被處罰

新京報記者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到,涉事公司曾因未如實記錄劇毒化學品、易制爆危險化學品數量和流向等多次受到行政處罰。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海寧市龍洲印染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1997年6月,注冊資金1468萬元,法定代表人為俞炳良。公司主要經營包括紡織品織造、印花、染整加工;紙管、尼龍袋制造。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海寧市龍洲印染有限責任公司多次受到行政處罰。其中,2015年6月,其因“貨物經營者不按規定維護和檢測運輸車輛”被海寧市道路運輸管理所處罰;2016年9月,因稅務問題被海寧市地方稅務局處罰;2017年10月,因超標排放廢氣被海寧市環境保護局處罰。

此外,上述公司在2018年7月因超標排放廢水被海寧市環境保護局處罰;2018年8月因未如實記錄劇毒化學品、易制爆危險化學品數量和流向被海寧市公安局處罰。

污水罐體發生倒塌20小時后,新京報記者在涉事公司附近找到了該公司一名專職印染的工人,這名工人是云南人,來這里工作已有兩年。他說,廠里分為男工和女工,女工主要負責做包裝,男工負責運染料,男工的活需要大力氣,“一袋染料有七八十斤”。這些染料都是像泥一樣的黑色物體,車間里都有一股強酸的味道,他們工作時也沒戴口罩和手套,“連指甲縫都是黑的”。

這位工人說,廠里沒有停工的日子,連檢查檢修設備的時間也沒有,只有在設備壞了的時候停工維修。



罐體坍塌后,大部分倒在附近河道上面,污水流進小河。當地持續對相關河道水質進行監測,密切關注水質變化。

觀點安全環保不能“割裂”

12月4日,嘉興海寧市許村鎮蕩灣工業園區發生印刷廠污水厭氧罐坍塌,壓垮附近兩家企業的車間引發事故。附近居民稱,事發時曾聽到悶響,“像爆胎一樣”,并伴有震動感。

4日凌晨,海寧市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據其通報,截至目前,事故共造成9人死亡,另有4名重傷員在醫院救治。

此次事故中,肇事的罪魁禍首“污水罐”作用本是治理污染,卻一不小心成了“大殺器”,這恐怕是涉事企業和當地環保部門預想不到的。這也提醒有關部門,需要對包括污水罐在內的有安全隱患的設施精準管控,需要對部分問題多發企業重點盯防。

而新京報記者調查就發現,涉事公司曾因未如實記錄劇毒化學品、易制爆危險化學品數量和流向等,多次受到行政處罰。

劇毒化學品、易制爆危險化學品,都是關乎環保跟安全兩方面的問題。這類“前科”也難免引發追問:此次污水罐體坍塌事故是偶然還是必然?在多次處罰背后,當地是否給予了足夠重視、有無有針對性的整治措施?

近年來,在許多重大事故中,常常能看到這樣的現象:企業一出安全事故,就能被扒出此前多次受到環保處罰的斑斑劣跡。

以響水工廠爆炸事故為例,涉事的天嘉宜化工,在安全和環保兩方面都隱患重重——該企業之前被環保部門處罰7次,國家安全監管總局的“安全隱患問題清單”也專門提到了天嘉宜化工13項安全隱患??砷L期停產的天嘉宜化工,在環保整改達標后就順利復產,刻意瞞報、違法貯存、違法處置硝化廢料等安全隱患卻無人關注,結果釀成驚天事故。

環保和安全都代表著企業的管理水準,一家環保上是違法“慣犯”的企業,安全記錄往往也好不到哪去。反之亦然,這幾乎已經成為了定律。所以,對于企業的監管,不能環保、安全光自掃門前雪,而應有相互銜接、配合的監管思維。

事實上,早在天津大爆炸之后,就有專業人士指出,應整合現有安全、環保等部門涉及安全生產和環境風險管控的行政監管職能,建立統一的、與重大事故安全監管和環境風險防控緊密銜接的事故風險應對處置體系。遺憾的是,類似的監管思路在很多地區不多見。

安全和環保,都是地方治理中的大事,幾乎沒有地方敢不重視。但再怎么重視,若安全和環保依然割裂,那就很可能事倍功半。

無論響水爆炸還是此次海寧污水罐體坍塌,都敲響了警鐘:安全和環保在機構設置上可以分家,但在工作上絕不能“分家”,對企業的監管,對重大事故風險的防范,需要一體化的治理思維。


    (本網尊重各兄弟網站及獨立撰稿人之版權,如發現本網刊登您的稿件而未署名,請聯系我們.同時本網也歡迎對市場具有敏銳判斷和獨立見解的行業人士前來投稿,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512-63082910)
責任編輯:沈佳羽

東紡云APP

綢都網微信

布工廠微信

紗師弟微信

新聞熱線

0512-63086536

商務合作

0512-63082910

紡織通英文APP

推廣熱線

0512-63599692

傳真

0512-63506703

蘇州綢都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2004-2020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100323 網站備案號:蘇B2-20090135-1

蘇公網安備:32050902100442號| 國家電子商務試點企業國家財政部重點扶持項目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范平臺江蘇省軟件企業

女人产后五卖身赚钱